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国际

樱花潮后的日本: 地铁安静如入无人车厢 东京最让人放心

2020-06-05 12:00 编辑:shixi 来源:网络

2020-06-05 “每到春天,作为日本象征的樱花就会由西南到东北开遍日本列岛,而天气预报每天都会用一条线在地图上标出樱花贝贝推进的最前端,这条线就是樱花前线,从早春开始,全日本人日盼夜盘,积极地等待樱花前线的到来……在日本,全国的学校、公司、政府机关,都把4月1日作为一年之始,在樱花盛开的这个时期迎来一年的开始。”日本专栏近藤大介曾这样描写日本的赏樱盛况。如今,中国人赴日赏樱也成为潮流。据上海日本总领事馆统计,仅三月向中国人发放的签证就多大14.6万个,为历史最高,日本媒体还专门为中国人赴日赏樱发明了一个词“樱花见”。

我到东京时,盛花期已过,错过了樱花,却似乎更能沉静下来去看庶民的容颜和东京的日常。

第一天在东京投宿的小旅馆叫“池袋之家”,位于池袋地铁边的小巷子里。年轻的店员说着绵软的台湾腔华语。办好入住,店员指了指旅馆的柜台边的电话,说,你可以用的。那电话旁边有一行繁体汉字和英文:“您可以用这个电话给家人报平安,三分钟内免费国际长途。”

地铁 如入无人车厢

为了避开东京的早高峰,我们乘坐很早的一班地铁前往火车站附近观光,那个文艺复兴风格的火车站是仿照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中央车站而建的,明年将迎来百年华诞。

虽然才六点半,地铁车厢的各角落都占满了人。一位先生起身让座,我道谢并当仁不让地坐下,因为整个车厢貌似就我一个女士。当然这不意味着选择地铁上班的日本人是清一色的男人。地铁另有专门的车厢供女士使用,我没有强烈的性别意识,只是随机跳上一节,并未感到有什么不自在。

车厢内除了列车开动的声音,其余皆处于静音状态。如果闭上眼睛,你会以为这是无人车厢。偶尔听到嗤嗤的轻声,那是有人在翻书。中途停车,下车者像水一样沿着中间无形的直线流向车门,后来者小心地将空间填满,稳定后便目不斜视,若有所思。

在我目光左前方,几名高大的男子云杉似的拔地而起,证明现在日本人的平均身高已经超越了自卑点。一位体面的中年人,左手提公文包,右手扶住皮套圈,一支长柄雨伞悬在右臂上,米色西装里露出乳白衬衫的领袖口。在家庭之外,他会有怎样的社会身份呢?日本企业以终身制为特色,在他为之服务的公司眼里,他被赋予了什么职责?完全看不出来。从装束行头上,他和车厢里的其他男人没什么显著差异,他们的西装都熨得很平整,领口袖口一尘不染,裤线笔直,皮鞋铮亮。眼前这些中产阶级男人,与其说像白领,不如说更像富有教养的知识分子。

战后,日本的职业女性在就业人口中比例越来越大,但对职场男性的统治地位并没构成多大挑战。直到进入东京火车站内,我们才看到位数不多的女士。她们和男士一样步履匆匆,但轻盈从容,给整个车站带来一股清新柔和的气息。

大约八点的样子,火车站如同大海开始涨潮,人们涌进来又流出去,似用现代手法诠释着“川流不息”的意境。偌大的车站,除了女播音员的低声播报,唯一听到的就是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站台上的人默不作声地排队,没人玩手机,更没有人打手机。日本人不愧为超级自律的民族,在公共场所,有时真想听听他们吵个架,激个动,耍个宝,很遗憾,这些都没发生。服务人员也不会热情过火,悦耳的声音,浅浅的笑容,是他们的标准表情。

东京 寡淡、无趣却让人放心

鲁迅曾经沮丧地说:“东京也无非如此。”几天里,我们看过了皇宫、国会、银座、新宿、上野等地后,发出和他差不多的感叹。

若在30年前,这里的一切在我们眼里可能真是天堂才有的风景。而现在,东京和香港、新加坡、上海的显著区别就是日本字的招牌。东亚的现代化大都市,好像都在赛干净利索,赛秩序井然,赛摩天大楼,可这些纽约的小兄弟们,无论怎么努劲,也无法达到大哥的江湖地位,反而渐渐模糊了自己的印记。

脱亚入欧,是日本明治后的基本国策,战后的日本,以更快的速度实现了这个目标。经济发展,科技升级,文化多元,彻底替代了东亚传统单一的生活方式。和服、和果子、能乐、歌舞伎,这些某种程度上如同香蕉人的皮,甚至连日语都是皮,肉已不是原来那套了。

有点平淡,或者寡淡,甚至无趣,像个乖孩子,但这也许是东京最让人放心的个性。

这座大都会史称江户,德川幕府时代就已寸土寸金,商业繁荣发达。但如果一个江户人置身今天的东京,恐怕比我们这些外国人还要迷惑不解。一百五十年来,日本社会的变化是世界历史上最具戏剧性的片段,其变异的过程震荡了东亚这块古老自闭的土地,比之海啸亦不夸张。

与清王朝缓慢的勉强的改革相比,日本明治政府应对西方挑战做出了不同的反应。他们派出庞大的代表团,用22个月的时间在欧洲考察了国会、军队、法庭、政府、学校、医院、甚至动物园,将西方这个“怪物”大差不离地摸清楚了,接下来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造社会。

在对西方文明的鉴别力上,小日本已远远超越了大清国。他们不大理解清国人在中西之辩上浪费如此多的口舌和心力,西方把自己打败了,就说明他某些方面更厉害,不是很明白的事吗?拼命地说西方的坏话,自己就能打败他们吗?如果自己不变,那不是等死吗?这些现成的道理连白丁也能理解,何况高级知识分子云集的政府?如果说中国人是日本人的老师,那这位老师确实老糊涂了。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